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体育新闻

梁培先|线条、点画与“法象”的价值分野_教育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7-27 02:18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梁培先|线条、点画与“法象”的价值分野

线条、点画与“法象”的价值分野

梁培先

点、线条、笔触、块面、色彩是人类视觉艺术的最基本组成元素。这一切来源于文明之始那个最初的铭刻。当原始的某个智人第一次拿起一段树枝之类的东西在沙地、或泥土上随手画出些什么的时候,徒手线的“铭刻”的意义即随之诞生。人们可以猜测,这种不同于鸟兽之迹的人的主动“创造”出来的东西一旦呈现在原始人的面前,他们该如何面对这个异样的产物。毕竟,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东西,它不是来自自然界的天地化育、却与天地化育有着说不清楚关系的一种新鲜的举动和冲动。

按照布留尔《原始思维》所说原始人的“前逻辑”思维来判断,最早的铭刻因其是“泛神”而不同凡响,即那个最先画出“道道”的智人在其同类看来应该是可以“通灵”的。因为,对于能够将所有的鸟兽之迹分辨于心、熟记于心的原始人来说,“铭刻”完全不同于他们对于自然的记忆,是在他们常识和经验之外的另一种启示,它超越于一切生存世界之上,除了与神灵的启示相关,原始人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解释。从这层意义上讲,所谓文字创生之时“天雨粟,鬼夜哭”,确实具有惊天动地的意义。如果再联系到后来文字为巫史所掌管的历史事实,在这一时期,“铭刻”作为一种最原始的主体呈显形式应当在人群中画出一个大大的惊异。来自“心”的诉说欲望使原始人在“铭刻”的过程中,恍然意识到许多未知的东西,并试图把握这些东西。而这种对内心未知、世界未知的追求,就是后来艺术创作的最核心任务。

“铭刻”之后的历史里,点、线条、笔触、块面、色彩各自的视觉表现力被慢慢发现和挖掘,且逐步区分出各种视觉艺术以及它们的表现分域,诸如古典油画侧重于块面的表现、雕塑关注刀痕的意味等等。艺术语言、语素的不同产生了不同的艺术,生发出不同的艺术史轨迹,从而使整体人类艺术告别了原始徒手线铭刻的时代。而书法的特殊性,或曰书法之为书法、书法与其他视觉艺术的根本区别还在于,中国数千年文明的沉淀使它成为距离原始铭刻之历史记忆最远的一种艺术,成为声声不息的生命之流不断累加的一种文化。

Power by DedeCms